腾讯彩票

欢迎访问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腾讯彩票 >鲍医生专题

鲍严钟-重温肾、善辨证,重实践...

发布时间:2016-06-09 浏览次数: 8851


鲍严钟—重温肾、善辨证,重实践、善探求的临床学家

一、个人简介

鲍严钟,男,1936年3月出生,1965年7月毕业于浙江中医学院(现浙江中医药大学)。同年8月被分配在浙江省中医院中医外科工作。师从余步卿、余步濂、裘笑梅、邬诗英、杭芝轩等先辈学习。1986年晋升为副主任中医师,并担任浙江省中医院中外科副主任,1993年晋升为主任中医师;1996年荣获杭州市名中医,1998年被评为浙江省名中医,目前是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继承指导老师,浙江省名中医研究院研究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杭州市医院优秀院长,杭州市劳动模范,浙江省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历任杭州市江干区人大代表,江干区人大副主任,市人大代表,中国农工民主党杭州市委常委,省中医药学会理事,省性病与艾滋病防治学会理事,省中西医结合学会生殖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省中医男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性学会中医性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中华中医外科男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男科分会副主委,中国性学会理事,浙江省中西医结合男性病重点专科学术带头人,浙江省中西医结合医院专家顾问。

二、主要成果

   从事临床工作四十余年,擅长诊治男性疾病、肿瘤、乳腺病、顽固性的皮肤病、周围血管病、骨髓炎、慢性结肠炎、中西医结合治疗急腹症等。获发明专项1项:“强精冲剂”发明人、专利拥有者;科研成果5项,著作10部,论文21篇。1、科研:①精子穿卵试验及其临床应用,(98年浙江省政府科技进步三等奖)协作;②精液自动分析仪的研究,(91年机试成功应用临床)浙大合作;③送子口服液治疗特发性精子减少症的临床和实验研究(现改为强精冲剂),(93年浙江省卫生厅鉴定通过)独立课题;④人工精液池合中药治疗梗阻性无精子症,(浙江科技成果二等奖)协作题;⑤精灵口服液对精核蛋白异常不育的临床与实验研究,(浙江省中医药管理局课题,2004年获浙江省中医药科技创新二等奖)。2、著作十部:①《中医男科临床治疗学》91年人民卫生出版社,合著,②《名老中医肿瘤验案辑按》90年上海科技出版社,编著,③《男性不育与性功能障碍》90年学苑出版社,副主编,④《浙江求医治病指南》91年人民出版出版,编著,⑤《中国男科临床研究》93年中国中医药出版,编审,⑥《中国医治疗男性病》91年河南科技出版社,主审,⑦《中国男科》95年江苏科技出版社,主编,⑧《中医男科丛书》95年江苏科技出版社,副主编,⑨《实用中医男性学》92年学苑出版社,副主编,⑩《实用中西结合不孕不育诊疗学》99年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副主编。

三、学术思想与临证特色

鲍严钟老师长期从事中医外科临床与科研工作,尤其在男性疾病的诊治上取得了重大成果。主张勤求古训,但师而不泥,提倡学习要有创造性,要能应用古典医籍的理论、观点来指导临床实践,要有所发现,有所创造。认为社会在前进,疾病在不断的演变,要“以变待变”,切不可“刻舟求剑”。历来主张“学习应勤,求业而精,涉猎须博”,重视“博而不精则杂,精而不博则陋”的观点。为医者必须先立“大医精诚,志存救济”之旨,在治学上应遵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为殆”之训。

(一)乙癸同源,肝肾为纲

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各脏腑有其独特的生理功能,病理变化,各脏腑之间又密切相连,相互影响,正如张锡纯先生所言:“人之脏腑,一气贯通”。重视整体观,在脏腑关系上,尤重肝肾两脏的协调和平衡。

清代叶天士提出:“女与肝为先天”,清•费伯雄曰:“男以肾为先天,女以肝为先天,盖缘肝为血海,又当冲脉,故尤为妇科所重。”清•周学海曰:“医者善于调肝,乃善治百病。”清•李冠仙亦曰:“治病能治肝气则思为半矣。”鲍老师重调肝,有肝气不舒则百病丛生之见解,所谓:“治经肝为先,疏肝经自调”。认为肾主先,无男女之别。从肝肾同源及冲经隶于肝肾这一生理特点出发,提出“治肝必及肾,益肾须调肝”,肝肾为纲,肝肾同治的观点。肾为脏腑之本,十二经之根,藏精主胞胎,而肝藏血主疏泄,肝肾同居下焦,相火寄于肝肾,“肾水(精)上涵肝木,肝木(气)下疏肾精”,所谓精血互生,肝行肾气也。认为生殖由肝肾所统,肝肾开阖藏泄平衡协调则任通冲盛,往候如期,精血相搏成孕。由于肝主木,体阴而用阳,易郁易热易亢,肾主水,易亏易耗,肝旺肾虚是男科诸多疾病的共同病理基础之一,或肝病及肾,或肾病及肝,经致肝肾失调,临床常见的男性不育患者,经老师治疗后,其乙肝也好转。指出:“肝阳盛肝阴虚,吸引及肾,肾亦伤矣。益肝体损肝用,滋养肾阴,俾水术相荣,病当自愈。”老师临证,或单清不补,或单补不清,或清补兼施,总使肝肾水木相滋,平衡协调。在柴胡、淡芩、郁金、夏枯草等疏肝清肝方中,常配以仙灵脾、仙茅、女贞子、菟丝子、川断、胡芦巴等益肾之品,在滋补肝肾方中佐以陈皮,元胡,绿梅花等疏达肝气之品,所谓此类药物貌似平常,权衡却在因人因时制宜,此方尤其在治疗男性不育症发挥特长。

(二)不拘一格,灵活变通,善用温热药

    中医在临床的很多方面有一定优势,“医理很难明而用法每可变”,治病的奥秘:“只有懂得法无常法和常法非法这个深刻的道理,才能真正掌握中医治病方法的真髓”。无论在治疗男科疾病,还是其他杂病,都“循法而治,而不囿于法。”抓住疾病的本质,而不被表象迷惑,比如反治问题,假热真寒用热药,而真正的热病用热药治疗,收到热退肿消之效果。乳痈(化脓性乳腺炎)红肿热痛,体温升高,白细胞和中性粒细胞增高等真热之象。老师专用阳和汤加化痰之品,对乳痈治疗50例总结,发表在省级杂志上。60年代尚未计划生育,生育多,产妇多,乳痈发病率高。当时西医用大量的抗生素治疗,除少部分较轻的乳腺炎能消散外,而大部分的乳腺炎的包块越来越大,且红肿热痛,发热体温升高,化脓切排。中医则以清肝活血散结为主要治疗方法,妇女苦不堪言,疼痛难忍,有时彻夜难眠,许多患者到最后有漏乳、瘘管。用温药乳痈收到热退肿消的效果,乳痈是妇女乳房急性化脓性疾病,发于妊娠期,称内吹,发于哺乳期,称外吹,多数是哺乳期妇女,初产妇多见。《外科精义》曰:“乳子之母,不知周养,怒忿所道,郁闷所遏,原味所遏,以致厥阴之气不行,故窍不得通汁不得出,阳明之血热沸腾,故热甚化脓;亦有所乳之子,膈有疾带,口气欣热,含乳而睡,热气所吹,遂生结核。”这段话深刻地阐明了乳痈的病因病理,根据病因,把乳痈分为三个期:一、郁乳期,乳房有肿胀,皮色不红或微红,乳腺汁郁积,乳通而不畅。有时恶寒微热。治则:疏肝清胃,通乳散结。外用九香膏消散。二、酿脓期:乳房脓快增大,皮肤欣红,发热不退,疼痛较甚,忧如有鸡啄,约7-10天,脓块中央如有波动感,即脓已成,治则:内服清热解毒,通乳透脓。三、溃脓期,脓肿排出,热退,产妇气血虚损,治则内服理气养血,健脾和胃法。按照上述临床经验,应该是很成熟了,但是乳痈到化脓期,基本上都是切开排脓,发热才缓解,由于乳房的生理特点,乳房创面很难愈合,又有漏乳和瘘管之弊。乳痈局部炎症浸润周围硬块,中心化脓而软,血液循环不畅,自身抵抗力差,药物不能渗透到位,似象中医“疽”的发病机理“疽者塞不通”,提出“半阴半阳”的治疗构思,热病热药的反治法。一个久治不愈的患者用了三剂阳和汤,炎症浸润块缩小一半,中间脓腔吸收更小。又4贴,乳痈痊愈。之后用此法无不治愈,屡试不败,既免去手术之苦,又价格低廉,疗效快,未发现瘘管和漏乳。

乳房肿胀硬块,不管是郁乳期,酿脓期,脓肿周围的炎症浸润块,及溃脓期的保护圈,是阻而不通,属阴属疽,或是阳中夹阴。治则,应用温经散寒,活血化痰,并适用于乳痈的郁乳期,酿脓期及溃脓期,代表方:用阳和汤加二陈汤,均能收到良好的疗效。应用本法如郁乳期3剂肿胀发热的基本会消失,体温恢复正常。酿脓期脓肿变小,脓腔缩小,变硬,体温恢复正常。继续服药脓腔变成肿块,最后硬块消失乳管乳汁通畅,(未发现乳管损伤)。对于溃脓期,用本方治疗,可在换药时,所见创面肉芽红润鲜活,平整,脓性分泌物很少,创面生长快,且未见到过乳漏和漏管。本方适合妇女哺乳期乳痈(外吹)对于内吹不宜用,对于乳晕的乳疖并不宜。

(三)审机论治,辨证与辨病相结合

所谓论治,就是在辩证指导下确立法则、治法,运用药物和其它手段治疗疾病,协调阴阳,以平为期。《素问•至真要大论》云:“谨守病机、各司其属,有者求之,无者求之,盛者责之,虚者责之,必先五胜,疏其气血,令其条达,而致如平”。 “审机论治”可谓是《内经》论治思想的重要方面。然而由于不同的病机可出现于同一疾病之中,不同的疾病又可出现相同的病机反映。故又有“同病异治”和“异病同治”之说。《素问•五常政大论》曰:“西北之风,散而寒之,东南之气,收而温之,所谓同病异治也。”此言因地域不同而致的同病异位,又如《素问•异法方宜论》“一病而治各不同,皆愈”,《素问•病能说》云。“有病颈痈者,或石治之,或针灸治之,而皆已,其真安在?歧伯曰:此同名异等者也。夫痈气之息者,宜以针开除之,夫气盛血聚者,宜石而泻之,此所谓同病异治也。

随着社会变迁,医学的发展,疾病也在不断的演变,尤其是不孕症患者,许多男性体强力壮,根本无证可辨,有以下几种方法解决:1、无症可辨则辨病,2、没有主症辨兼证;3、不辨全身辨局部,4、扩大望诊范围,即运用显微镜、电镜下观察到的情况进行辩证,如精子密度低的认为是精血不足,肝肾阴亏,精子活动力差的以阳气虚弱为主,肾阳是精子的源动力,畸形精子过多认为是肝阴亏虚,邪毒入侵为主,精液不液化则认为是“湿、痰、瘀”凝集而成之症,常用滋阴降火,和血化痰,活血祛瘀等法治之。

四、临床经验及医案

(一)男性不育

1、阳痿

    江XX   男   28岁   肖山人   农民

    2003年7月10日初诊。结婚3年不育,曾服温补壮阳之品,出现遗精梦泄,逐渐痿而不起。现腰酸无力,夜寐多梦汗出,思则自遗,遗则茎痛。舌红苔薄黄,脉细弦数。取精化验,精子数目低于正常,成活率1%,活动力弱。证属阴虚火旺,心肾不交,阳痿遗精。拟益阴潜阳,交通心肾,以疏肝益阳丸加味治之。

   柴胡 10g   广郁金 10g   绿梅花6g  八月扎10g    香附 10 g   炒白芍10 g   茯 苓 12g   牡丹皮 10g  夜交藤 30g  炒当归20 g   生芪20 g    仙灵脾10g仙茅10g   九香虫10g   刺猬皮10 g 生山楂30菟丝子10 g胡芦巴10 g甘草9 g

     每日1剂

   服药2个月,痿遗已愈,取精化验,已属正常。

   按:遗精与阳痿往往并存。若只知治痿,则往往会功百而效一。若泥于张景岳之说,阳痿“火衰者十居七八,而火盛者仅有之耳”,起手便温肾壮阳,虽有时可取暂时之效,但多数患者造成耗阴灼液之败局。即便是命门火衰之阳痿,其根源仍在于肾之阴精虚衰,非单纯命门火衰。清代石涛堂《医原》曾云:“阳不能自立,必得阴而后立,故阳以阴为基,而阴为阳之母。”张锡纯对治痿提出,“尤宜补益男子之精髓,以为作强之根本”。

2、不射精症

赵XX   男   26岁   义乌市   工人

2003年4月24日初诊。婚后2年不育。身高体瘦,性生活之中,无一次射精。平素神疲力乏,腰膝酸软,纳谷不香。舌淡苔白,脉沉细无力。证属肾虚脾弱,不能射精。拟补肾健脾,补气益精,以脾肾双补丸治之。

熟地黄20g  桃仁10 g  红花6 g   菟丝子30g

仙灵脾10g   仙茅10g    制首乌15g  炙黄芪30g

党参20g    路路通10 g 炒党参15 g炒白术12 g

留行子10 g茯苓15g 猫人参30g   赤芍10 g

炙鳖甲10 g炒川芎10g   陈皮9 g甘草9g

每日1剂,服至再诊。

2003年5月17日二诊。性交身精成功。取精化验,结果正常。再服一个月巩固后停药。

按:精伤则无以生气,气弱则无力鼓动精出,故交而不射,治当补肾精,健脾气,精足气充,自然交而可射。

3、无精子症

张XX   男   30岁   东阳市人   工人

2004年7月6日初诊。已婚5年不育。也曾医治,但仍无精子。查体:双侧面睾丸(大小约2.5cm×2.5cm)较正常为小,质软。压之有不适之感,附睾大小正常。印象:双侧面睾丸萎缩。外院行睾丸活检,报告:睾丸曲细精管发育尚可,可见少量精原细胞及大量未成熟精原细胞。随做血五项激素检测,结果:催乳素(PRL)26.78ng/ml、促卵泡生成激素(FSH)31.7min/ml、促黄体生成素(LH)34.18ng/ml、雌二醇(E2)56pg/ml、睾酮(T)377ng/dl。平素阳痿、早泄,腰酸膝软,精液量少,尿末滴白,神疲乏力,动则汗出,心悸气短。舌淡苔薄,脉细而弱。证属肾虚精亏,阴阳并损。治宜补肾添精,阴阳双补。拟生精赞育丸化裁治之。

制首乌20g    生芪30g   炒党参10g   川石斛10g

炒当归30g    剖麦冬10g 五味子10g   蛇床子10g

补骨脂10g    蜈蚣 3条  炒川断20g   仙灵牌10g

仙  茅10g   葫芦已10g  菟丝子10g   红  花6g

炒二芽各20g  陈皮10g  甘草9g      

每日1剂,服至再诊。

2004年11月15日二诊。出汗、腰酸已愈,阳瘘、早泄、心悸气短好转。舌同前,脉细沉。精液化验:精液量5.0ml,乳白色,精子密度4-5个/HP,全部为死精子。

守原方继服4个月。

2005年3月15日三诊。诸症已愈,体健安康,神爽有力。脉舌正常。精子数目上升为3000万/ml,成活率75%,活动力良好,精子正常形态者占80%,精液半小时内液化。

按:本例无精子症,当以肾虚精亏立论。先天不足,禀赋薄弱,则睾丸偏小;后天失调,精血不足,睾丸缺乏营养而质软。睾丸俗称“外肾“,肾者精之处也,肾亏精竭故无精子。性欲低下,阳痿早泄,腰酸膝软,舌淡脉细弱,皆为肾虚,阴阳并损之证,故以张景岳赞育丹加温阳补肾、益气健脾、活血通络之药,以达脾肾旺盛,精血充足,睾丸发育,精生有源。

治疗男性不育症以3个月为一疗程,是根据精子从产生到排出体外约需90天为依据而确定的。

精子发生过程可分为6个期,每个期都有特定的时间和细胞组合,6个期构成1个周期,人的精子发生需经历4.5周期,由于每1周期历时16天,故人的精子发生过程为70天。

精子发生后还需要在附睾的微环境中完全成熟,约为19~23天。

因此,从精子产生到成熟后被排出体外,约为90天,正好3个月左右。因而,接受药物治疗的患者切莫着急或认为药物无效,坚持服药3个月后才会出现疗效。

本患者先天睾丸发育不良并萎缩,肾虚精亏较重,故需长时间治疗方可取效。以往治疗无效,恐非他医之过,欲速则不达使然耳。

4、少精子症

张××  男  28岁  杭州市  工人

2005年2月7日初诊。已婚4年不育。平素腰痛乏力,头晕心悸,纳谷不佳,交则加重,射精量少,数亦不多,1000万/ml,几无活力。泌尿外科检查:睾丸偏小,少年曾患过腮腺炎,不治自愈。苔薄而少,脉细无力。证属脾肾两虚,精气血亏。治宜补肾填精,益气健脾,资生化源。

制首乌15g  炒当归30g  菟丝子15g   枸杞子 15g  车前子(包)10g五味子20g 党  参15g  炙黄芪 15g   赤  芍 15g  白  芍 15g  熟地黄 15g   川  芎 15g蜈蚣3条   仙当脾10g    仙芽10g   菟丝子10g 

葫芦子10g  炒白术 10g  麦冬 10g  茯 苓 10g 

陈皮9 g 甘  草 9g

每日1剂,服至再诊。药渣坐浴。

2005年4月29日二诊。服药80剂,诸证好转,精液量增加,化验结果,精子计数为3000万/ml,活动力差。

守方再服1个月后,可试孕。

2005年10月13日三诊。体健症愈。妻孕2个月。停药。

按:治疗不育,责之于肾,亦多牵及肝脾。肾主藏精为先天之本,脾产运化这缺陷知生化之源,是为后天之本。肝主藏血,主疏泄,主筋,阴茎乃宗筋之所聚之处。先天与后天相互依存、滋养,才能使气血精髓来源不断,生命不息。脾虚气弱则气血生化无源,肾精亦亏,肝用不能。        

5、弱精子症

曹××  男  29岁  慈溪人  农民

2004年6月10日初诊。自述婚后3年不育,平素腰酸、腹冷、早泄、精子密度4000万/ml,活动力D级,形态正常。舌淡胖苔薄白,脉象沉细而弱。证属肾阳虚衰,阴寒过盛。拟金匮肾气丸合五子衍宗丸加减。

制首乌20g    炒山药20g   生芪30g   炒党参10g

五味子20g    茅术10g     茯苓10g   生山楂10g

丹皮10g      炒川断20g   蜈蚣3条  补骨脂10g

蛇床子10g    车前子10g   仙灵脾10g 仙芽10g

熟地黄10g    菟丝子10g  川石斛10g    甘草9g      麦冬10g  猫人参30g

每日1剂,连服1个月。

2004年7月15日二诊。诸症消失,精子活力正常。

按:肾阳不足,命门火衰,阴寒内盛则腹冷,固摄无力则早泄,肾虚故腰酸痛,阳虚不能温煦肾中生殖之精,则精虫动力乏源而致精子活动力弱,弱则难与卵子结合而成孕。正如王肯堂的《证治准绳•求子》说:“男子脉浮弱而涩为无子,精气清冷。”

6、畸形精子过多症

    白××  男  32岁  绍兴人  工人

2005年4月1日初诊。婚后6年流通 ,屡次精液化验,均报告精子形态异常超过正常值。当日又取精化验,精子数目低于正常,活动率10%,畸形精子95%(主要是头部畸形)。平素腰酸乏力,神疲易汗,阴囊潮湿而痒,小便黄赤。舌红苔黄腻,脉沉细滑数。证属肾精不足,湿热下注。治疗先清化湿热,待邪去之后,再拟补益。

柴胡10g     广郁金10g   绿梅花6g    八月扎10g

炒白芍10g   炒当归20g  生芪30g     炒党参20g

细生地10g   茯苓10g    仙灵脾10g   仙茅10g

熟女贞10g   菟丝子10g  葫芦巴10g   生麦芽60g

蛇床子10g   煨狗脊 20g  陈  皮9g   甘  草9g

每日1剂,连服15日。

2005年4月21日二诊。黄腻之苔已化,阴囊潮湿、小便黄赤已消。湿热已净,脉转沉细,更前再进。

每日1剂,连服30日。

2005年5月24日三诊。腰酸神疲易汗已无。取精化验,数目正常,活动率70%,偶见畸形精子。为巩固疗效,前方改2日1剂,继服30日。

2005年6月14日四诊。前方隔日1剂,连服30剂。

其妻月经规律,当日月水来潮,促其排卵、孕育,可于6月21日、6月23日同床。

2006年3月15日,其妻顺产一女婴。

按:肾精不足,湿热下注,治宜先以清化,后宜补精。清化以除精室之邪,填补以求精子发育正常。若清化和填补共施,填补须厚味,则易恋邪;清化须苦寒淡渗,则往往伤正。因此,调摄方法,清化之中稍用滋补;填补之中,佐以清利。

7、精液液化不良症

于××  男   29岁   杭州市  干部

2004年6月3日初诊。婚后2年不育。曾精液液化不良,但治疗1年未见明显效果。平素腰痛多汗,五心烦热,遗精频作,精液腥臊难闻。取精化验,外观灰白色,2.3ml,计数正常,成活率50%,大多数精子原地转动,少数精子运动活跃,精液粘稠。舌红苔薄黄,脉细数有力。证属阴虚火旺,灼液精稠,液化不良。拟知柏地黄汤养阴清热。

知母15g   黄柏15g     生地黄15g     熟地黄15g

山  药30g    山茱萸12g     牡丹皮12g    茯  苓12g

泽  泻10g    制首乌15g云   枸杞子15g    菟丝子15g

王不留行15g  陈  皮9g   甘  草9g

每日1剂,连服90日。

2004年8月31日二诊。取精化验,一切均属正常。

按:明代名医黄承昊曾言:“人身之精气如油,神如火。火太旺,则油易干,神太用,则精气易竭。”遗精频作,乃神思用过,表业受损,肾阴不足,相火内炎,煎液必稠。用六味滋阴泄浊,以增其油;用知柏清相火坚阴液,以损其过;加王不留行以通窍道。这样精液增、相火熄、窍能畅,交通乘时,何愁不育。

8、精索静脉曲张症

王××    男   33岁  上虞人   农民

2004年2月12日初诊。自述左侧精索静脉曲张已有2个月。后又添左侧睾丸疼痛症状,诊为睾丸炎,用抗菌素治疗也不见效果。精子计数少,活动力也差。舌质红苔黄厚,脉细数。证属肾虚精亏,湿热下注。治以先清再补:

金银花30g   连  翘10g     蒲公英15g    龙胆草15g

黄柏10g    盐知母10g   土茯苓30g    泽  泻10g

橘核15g   小茴香10g  川楝子10g  延胡索10g 丹参15g陈  皮9g   甘  草9g  

每日1剂,连服15日。

2004年2月27日二诊。疼痛已消,苔黄厚已退。湿热已清,再拟补益。

黄柏10g   知母10g    熟地黄15g   生地黄15g

山  药15g   韭  子20g    菟丝子15g   枸杞子15g 

牛  膝15g   土茯苓10g    泽  泻10g陈  皮9g   甘  草9g

每日1剂,服至再诊。

2004年4月1日三诊,取精化验,已属正常。

按:精索静脉曲张症,是现代医学病名。祖国医学认为其病在睾丸,经属足厥阴,因此首治应调肝。从邪而言,寒盛则痛,气盛则胀,湿盛则潮,热盛则肿。从证而言,有属阳虚者,有属阴虚者。祛邪扶正,随证施治,此案肾虚精亏,湿热有可乘之机,从而下注,内扰精室,影响生精。然治之大法,先清之化之,待邪去方可补益。

9、免疫性不育症

王××   男  34岁   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 军人

2004年6月17日初诊。已婚8年不孕。平素腰痛、阴囊潮湿。大约从2002年以来,小便频数,余沥不尽,手足心热,戒酒未戒烟。舌红苔薄,脉象细数。

精液常规化验正常,但有精子尾尾凝集现象,抗精子抗体阳性,并有解脲支原体生长。

证属阴虚火旺,湿热下注。拟知柏地黄汤加味治之。

川柏10g   知母10g   丹皮10g  熟地黄15g

银花10g   滁菊10g   炒当归30g   生芪30g

红花6g    桃仁10g   丹皮10g     怀萸肉10g 

蛇床子10g 炒山药20g  菟丝子10g  葫芦巴10g

仙灵牌10g 仙茅10g     熟女贞10g   蛇舌草20g

茯苓10g    砂仁6g      陈  皮9g   甘  草9g

每日1剂,连服90日。

2004年9月30日信诊。阴囊潮湿、小便频数,余沥不尽已除,腰脊酸痛好转。复查,解脲消失。去滑石、蒲公英,加续断、狗脊各15g。每日1剂,连服30日。

2005年3月25日信诊。精液常规及尿检均已正常,停药。后喜得一女婴。

按:支原体多存在于尿液中,当患有前列腺炎。或泌尿生殖系炎症时,可在尿中查到支原体生长。对此,现代医学多用抗菌素治疗,鲍老师则根据辨证施治。本例是阴虚火旺,湿热下注,故以知柏地黄汤为主,加入清利湿热,活血化瘀,补肾填精之品,又用黄芪、滑石以助推动之力,治疗而愈。

(二)、肿瘤

  二十世纪60年代,癌症肆虐,夺走了多少人的生命,破坏了多少户幸福的家庭,同时夺走多少社会劳动力和社会财富,因为当时医疗条件有限,对于癌症的早期预防,早期诊断,早期治疗,都缺乏有效的手段,等到发现,大多已是中晚期癌症,已失去手术治疗的机会,很多贫困家庭,无钱治疗,只有回家等死,在当时有种“恐癌”的紧张气氛。“医生畏癌,病人恐癌”,谈癌色变,不是单为癌死,而是惊怕而死的。1969年,老师与王泽时教授一起组织中医草药研究小组,开展治癌门诊,对一些晚期癌症,进行中草药治疗,为了能收到治癌单方和验方,亲自到农村和山区进行收集,发现治愈癌症的验方,追踪到底,工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收集到了不少治癌良方,至今常在应用,治好不少癌症病人,并起到预防复发作用。

有一次到建德县新安江疗养院会诊一例胃癌患者(包块有拳头大小),且已有腹腔及锁骨上淋巴结广泛转移,曾经浙医二院手术剖腹检查,确诊腹腔淋巴结已广泛转移,广泛粘连,仅做了病理活检、已无法手术。患者家属在金华地区采集了中草药“三根汤”方。服药3个月,该病人精神好转,腹部癌肿消失,左锁骨上淋巴结消失,胃口正常,大便通畅,奇迹般活下来且恢复健康,在“三根汤”的启示下,经加减化裁组成验方,在门诊推广应用,取得了很好的疗效。如有一位浙江安吉的食道癌患者(原位是一位乡镇干部,因在文革期间,日夜批斗,身心遭受打击),患病后饮食吞噬不下, 拍片:食道充盈缺损,仅有一线状。惟能吃一点流汁,消瘦,神疲,来浙江省中医院肿瘤门诊求治,用“三根汤”加急性子、公丁香、柿蒂等,服了20天后,症状明显改善,能吃一些稀饭之类,每月门诊一次,结果治了5个月,食道拍片,恢复正常,吞咽正常。曾随访三次,健康生活,文革后,被提为安吉县矿业局长。

目前“三根汤”,仍广泛应用在消化道肿瘤(喉癌、食道癌、胃癌、肠癌、肝癌及胰腺癌)。

对于蟾蜍酒治疗肠癌和胃癌,(这是来自绍兴地区的偏方),由一患者传来的,老师按照地点,找到了绍兴东关镇高圹村,患者高××,61岁,原有胃溃疡多年,平时能在田间劳作,2个月前发现上腹肿块,不断增大,下肢浮肿,纳食少且伴呕吐,被送到浙江省肿瘤医院就诊,身体已出现恶液质,上腹部能触及约10×10cm大小硬块,左锁骨上淋巴结核桃大小,固定、表面不光滑,有腹水,下肢浮肿,临床诊断:胃癌晚期(未作病理切片),因无法手术及化疗,劝其子女接其父回家料理后事。其子女和家人不甘心其等死,就劝他服了偏方“蟾蜍酒”。服下数小时后,上吐下泻,全身软弱无力,家属以为其父要死了,但吐泻之后,却睁开眼睛,要吃稀饭,身体逐渐好转,上腹肿瘤缩小了1/3,从此每隔一星期,服“蟾蜍酒”一次,半年后隔半月服一次蟾蜍酒。去探访时,上腹部肿块基本已消失。另一患者,徐××,男,56岁,上虞东关镇火车站站长,患结肠癌,住杭州铁路医院(请浙二医院医生手术),打开腹腔,做了病理切片:结肠癌广泛转移,无法手术,关闭腹腔,嘱患者服“蟾蜍酒”,反应症状完全一致,并看到病人可自由活动,隔半月服蟾蜍酒一次,并间隔予服“三根汤”方,又治疗半年后,康复,5年未复发,并且恢复体力能工作,随诊活到80多岁。

为了能救治更多的肿瘤患者,进一步探索中医药诊治肿瘤的奥秘,下定决心,以中医药为武器,去研究治疗癌症。和当时省中医院的王泽时教授一起研究和讨论探索中医药治癌的方法,在院领导大力支持下,71年正式挂牌肿瘤专科门诊,经过大量的临床实践和深入研究,治愈了很多晚期癌症,挽救濒临死亡的患者生命,取得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再一次增强了他治癌的信心。认为癌症是可以治疗的,打破“癌是绝症”之观念;用实践证明了中医药学是一个伟大宝库。弥补了现代医学仅用手术和放化疗的不足,发挥中医药的特长,用实践证明中医药的伟大。

对肺癌的经验:患者的症状有气急胸闷,喘咳、频作、痰中失血发热,消瘦,舌光少津。胃口差,大便秘结,脉弱无力等常见症状,老师把这一系列症状为肺热叶焦、肺阴耗损所致。自拟养阴清肺抗癌方:北沙参、天冬、麦冬、黄芩、浙贝、鱼腥草、半枝莲、仙鹤草、当归、制南星,炒谷芽、橘红等。曾对16例支气管肺癌治疗,收到良好的疗效。《素问•五脏生成篇》曰:“诸气者,皆属于肺”。肺气司呼吸,水若之精气,经脾上输于肺,两者结合,进行物质和营养交流。肺癌患者因发热气急胸闷,痰中夹血,舌红或光剥少津,肺为华盖,肺热叶焦,肺阴伤。所以养阴救肺为先。“肺者,相传之官,治节出焉”,心主神明,但依靠之协助,肺癌热毒,毒力最强,如强力能制止,恐怕伤及其余组织和功能,所以“清肺介毒”尤其重要。要抑制肺癌细胞发展,不可能一味见效。临床上仙鹤草有止血作用,但老师体会有抑制肺癌功效(抗癌大全P143)。制南星有抑制瘤体发展(生南星效果更好)。肺气清津失常,咳嗽气急痰多,浙贝、橘红、当归,使肺气肃降,至窍开通,症状自然减轻。

除上述病例,最早期收集了几例其中一例延长寿命一年以上。

刘XX,男,39岁,技术员,上海人。

初诊日期:1974年6月11日

主    诉:发热、咳嗽、气急已半月。T:39℃,偶有咯血,去上海长海医院诊治。检查:消瘦明显,近期体重减轻15Kg,胃口差。

胸    片:左肺部块影约3.5×3.5cm大小,(片号28149)

诊    断:1、周围型肺癌;2、结核瘤。

6月20日,经会诊再拍片:胸部正侧位片,两肺纹理增多,左肺第四肋间有一个3.5×3.5cm肿块阴影,密度均匀,诊为:周围型肺癌、结核瘤待排。同时在1974年10月11、12、13日三次连续在痰中找到癌细胞。最后确诊:周围型肺癌。

根据患者症状,面色灰白,形体消瘦,低热T 37.5~38℃,胸闷气急,咳嗽有痰,痰中带血,胃口差,舌嫩有紫斑,苔光少津,脉细数无力。

辨    证:热毒伤肺,肺阴大伤,急用清热救肺,养阴润燥,佐以养血化痰,以利气机。

治    则:清热养阴,养血化痰

处    方:北沙参12g、淡芩12g、浙贝12g、鱼腥草30g、仙鹤草30g、炒当归9g、半枝莲30g、制南星9g、橘红9g、蜈蚣5条、前胡12g、天麦冬各10g、炒谷芽30g、焦山楂30g、甘草9g,水煎服,每日一剂,煎三次,早、中、晚分服,30剂,再转方一个月。

二   诊:患者发热已退,精神好转,略有咳嗽,胃口好转,去原医院复查胸片;左上肺一条索状阴影,球形病灶明显缩小。在原方中去蜈蚣,加水杨梅根30g,再服二个月。

三   诊:自觉症状消失,咳嗽已止,胃口佳,体重增加,苔薄白脉细,再拟养阴,清热抗癌为法。

处   方:北沙参12g、浙贝12g、淡芩12g、鱼腥草30g、仙鹤草30g、当归9g、天麦冬各10g、鲜石斛12g、水杨梅根30g、炙冬花9g、橘红9g,甘草9g。服二个月。

1974年12月复查胸片:左肺内肿块阴影吸收,痰检:未找到癌细胞。恢复工作能力。1977年12月13日,在浙江省中医院拍片两肺纹理增多,余肺无病灶可示。1979年12月随访,患者健在,全日上班,治愈6年。

[按   语]  热毒伤肺,肺热叶焦,急则以清热解毒,先救肺阴,方中黄芩,鱼腥草、半枝莲、仙鹤草为君、北沙参、蜈蚣养阴解毒为臣药,当归、浙贝、南星和血化痰为左药,橘红、山楂、谷芽为使药,缓解清热药伤胃,健脾和胃。另外,二诊后去蜈蚣,加水杨梅根,此味草药,有抗癌作用。(用本法治16例肺癌效果良好)

案  二、清热解毒、活血化痰治愈网织细胞肉瘤一例

陈X X , 男,29岁,农民,浙江天台人。

初   诊:1974年4月21日

主   诉:发现上腹部肿块约半年,逐渐增大,不痛,去杭州肿瘤医院诊治,全身情况尚可,锁骨淋巴结(一),左腋下有4×5cm大小肿块,质硬而半固定。4月26日在局麻下行左腋肿块切除术,病理诊断:网织细胞肉瘤(病理号74-1387)。4月28日给予长春新碱及环磷酰胺化疗,9月病情加重,去上海肿瘤医院门诊,全身情况差,无法化疗,建议中药治疗,逐返杭来求诊。患者精神萎靡,面色枯槁,形体消瘦,纳差、口渴溲黄,上腹偏左扪及8×10cm大小肿块,质硬固定,得按稍痛,舌质暗红,舌光有瘀斑,苔薄黄腻,脉弦涩。

辨   证:痰气郁结、郁久成瘀、久热毒生、毒热互结成癌。

治   则:清热解毒、活血化痰、佐以健脾。

处   方:半枝莲30g、半边莲30g、蛇舌草30g、猫爪草30g、猫人参30g、夏枯草9g、当归9g、木瓜12g、橘红12g、丹参15g、生米仁15g、红枣15g、水煎服,每日一剂,连服三个月。

二   诊:上腹部肿块消去2/3,精神好转,胃纳增加,原方再服3个月。

三   诊:上腹部肿块消失,面色转红润,体重增加,恢复体力劳动,1980年7月肿块复发,再服原方及配合化疗一个疗程,肿块已消。82年复查健康存活8年。

[按   语]  患者痰气郁结,久积化瘀,久热毒生,热毒疑结成瘤,方中用半枝莲、蛇舌草、半边莲、夏枯草、猫爪草清热解毒抗癌为君,当归、丹参活血祛瘀为臣,橘红化痰散结为佐,生米仁、健脾扶正,(此二味是民间单方,以后生米仁开发成米仁酯的抗癌药)。

(三)中西医结合治疗急腹症

作为医学的另一体系——西医,它的发展历史虽不长,而发展却很快,科学技术没有中西之分,医者只恐方法少,不惧方法多,吸收西医的所长,为中医治病所用,“中医为主,男女同治,西医辨病,中医辩证”的治疗原则。在男性不育症中体现:用现代医学检测手段:如精液常规形态学分析、电镜透射、内分泌检查、用中药治疗,收到了很好的疗效。

急性腹部疾病,外科以手术治疗为主,手术有一定的危险,病人又痛苦。为减少病人的痛苦和危险,提出中西医结合的方法,采取非手术疗法治愈患者,所以受群众的欢迎。

患者,李××,女性,急性胃穿孔3小时,用中西结合非手术疗法,第二天穿孔闭合,7天痊愈出院。经过中药内服,3个月复查,溃疡面修复,健康至今。

案   例 :通里攻下治愈粘连性肠梗阻

陈X X,男,37岁,干部,杭州人。

初   诊:1974年3月20日

主   诉:因兰尾炎经当地医院手术,术后第4天,出现腹痛,呕吐,停止排气排便。诊为:肠粘连肠梗阻。保守治疗17天无效。4月5日行剖腹探查,术中发现条索状粘连带,自回盲部与米格氏小憩室粘连,肠管狭窄,肠壁水肿,腹腔有中等量淡红色液体。给予粘连松解和憩室包埋。术后第三天开始排气,当天下午解大便三次。第4天腹部又不适,腹痛不甚,腹稍胀,未解大便,且有呕吐,胃肠减压量多,持续3天,无好转,故转入本院。

查   体:消瘦,脉博64次/分,血压130/60mmHg,心律齐,两肺清晰,腹软稍胀,左腹有肠型,有振水音,肠音亢进,上腹部有“气过水声”,左下腹压痛(+)。诊断为:粘连性肠梗阻。该案例属痞结型后期,故决定在严密观察下进行中西结合非手术治疗。舌苔黄糙,脉细而数。

辨   证:肠腑瘀结

治   则:通里攻下,活血理气法。

处   方:川朴15g、广木香9g、台乌药12g、赤等15g、桃红9g、

芒硝6g、莱菔子9g、番泻叶9g、姜半夏9g、代赭石15g,服二剂无效。第三天改为加味大承气汤,峻下活血。

二诊处方:生军30g后下、川朴30g、炒枳壳30g、蒲公英30g、蜂蜜冲30g、芒硝15g、赤芍15g、红花10g、姜半夏9g、青陈皮9g,一剂。煎200ml,晚上8时,头汁从胃管灌入,夹住胃管,十点钟排气,解大便一次,再把二汁又从胃管灌入,12点钟大便2次,量多。自觉症状好转,腹胀也减轻。次晨又解大便一次。查体:腹部较前软,肠音不亢进,左腹肠型消失,上腹振水音不明显,再拟原方2剂后,肠梗阻完全解除,可下地活动,能进一两半流质,大便每日一次,即拔除胃管。再拟温通活血理气制剂,用当归四逆汤加减痊愈出院。门诊续用当归四逆汤加补气血,服3个月,解除肠粘连,5年后随访来复发。

[按   语]  肠梗阻属于中医“关格”范畴,是因肠道气、血、塞、热、食积、虫、湿等造成肠道阻塞,通降失调,因逆阻引起一系列病理变化。故出现痛、满、吐、闭等症,而关键是闭。《伤寒论》三大承气汤症,其功为峻下热结,以通为用。使梗阻解除。西医以手术治疗,如本例患者,多次手术,最后不能再手术。用了大承气汤后既解除肠梗阻,又避免了手术之苦。该患者初时,因体质差,用缓泻理气之法,无效。改峻泻,采取急下存阴,取得疗效。此例教训,不峻下,达不到病所。切勿瞻前顾后,改方后用大黄、芒硝、峻泻为君。赤当、红花、蒲公英、活血解毒为臣,川朴、枳壳、青陈皮、姜半夏理气降逆为佐。蜂蜜调和诸药峻烈,且有润肠作用。药到病位,所以梗阻自然解除,为防止肠粘连再复发,故用当归四逆汤,活血理气止痛,改善肠道血液循环。该患者服2-3个月,未发现再次肠粘连和肠梗阻。